首頁主題WTF日本修法重新定義性侵 百年來首度將合意年齡上調至16歲

日本修法重新定義性侵 百年來首度將合意年齡上調至16歲

Artist: 閒魚 XianYu

日本法學院學生岡野(Megumi Okano)在遭到性侵後完全沒有想報警,因岡野知道在日本的法律與社會氛圍下,警方不會認定這是性侵案,只會眼睜睜看著加害者逍遙法外。



過去,日本法律對性侵的定義相當狹隘,必須是「強迫」、「透過暴力與恐嚇」,或趁對方「處於無意識狀態」或「無力反抗時」實施的性交或猥褻行為。這個定義與他國廣泛認定「未經同意的性交就是性侵」有很大的不同。

 


 

日本與性侵犯相關的多數法律都可以追溯回1907年,狹隘的法律定義不僅限縮了執法者對法律的解釋空間,也在倖存者面前築起高牆,讓他們不敢主動通報。

國際人權組織Human Rights Now副主席伊藤和子(Kazuko Ito)表示,日本未成年人很容易就能接觸到色情片,主流劇情中常出現女性「被強迫也很開心」的片段,讓不少青少年甚至成人潛移默化認為對方在脅迫下仍是享受的、愉悅的,這也使得「不要就是不要」(No means No)的觀念在日本相當不普及。

 

 

但日本近年發生多起讓社會憤怒的性侵案,加害者都被輕饒甚至獲判無罪使民眾不滿,開啟了社會討論的契機;同時日本參議院也大規模修法,將性侵從「強迫性交」重新定義為「非自願性交」,是百年來日本第二次針對性侵犯罪進行修法。

 

 

2014年,東京一名15歲少女反抗無果、遭男子強按在牆上性侵得逞。事後該男子獲判無罪,因法院認為他的舉動沒有讓少女「極度難反抗」。少女的情況也不適用未成年保護法,因日本的合意性交年齡為13歲,是全球經濟高度發展的民主國家中最低的。

 

 

開頭提到的岡野就是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下,沒有立刻選擇報警。當時,岡野和一名男性友人一起看電視,對方突然開始毛手毛腳,被岡野明確拒絕後,兩人還纏鬥了一陣子。

事後想為自己討公道的岡野仔細研究刑法與判例,赫然發現自己的遭遇竟不符合法院認定的「透過暴力與恐嚇」定義。

聽說倖存者在通報後容易受到警方或是醫院工作者的二度傷害,岡野:「因此我對能伸張正義不抱期望,這是我為何沒有報警的原因,我甚至不確定他們會不會受理我的案件。」

 

 

雖然後來岡野透過大學的性騷擾諮商中心,認定對方的行為確實是性侵,但調查結束時對方早已畢業,加害者最終只有收到一個警告,「我對無法透過刑事程序讓那人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失望。」

BBC指出,在日本僅1/3的強暴案會獲得起訴,比例略低於一般的刑事起訴。不過這種情況開始改變了。

 


 

2019年,日本在一個月中連續發生4起性侵案,每一起案件的加害者全獲得無罪開釋,讓日本社會譁然:福岡一名女子在餐廳喝到斷片,被加害者趁機性侵,男子表示目擊群眾也都沒有阻止他。加害者還宣稱被害女子是「同意」的,因對方在過程中一度有睜開眼睛並發出聲音。

另一個發生在名古屋的事件中,一名父親長年多次強暴青春期的女兒,法官對加害人是否「對受害人有絕對的支配權」存疑,理由是少女在選要上哪間學校時違背過父母的意願(即使有精神科醫師提出的證明,顯示受害人心理上無法反抗她的父親)。

大多數案件在日本民眾的強烈撻伐下獲得重新審理,加害者被判有罪。這些誇張的判決讓日本的輿論沸騰,推動法律的改革。

 

 

新法列舉出8種可能讓受害人「難以表達反對意願」的情境,包含:受害者當時處於神智不清的狀態;正在遭受暴力或威脅;處於極度驚嚇或驚駭中;遭遇權力上的不對等,擔心拒絕對方會對自己不利…等等。

新法也將合意性交年齡上調至16歲,並延長追訴期。該刑法修正案已於6/16通過。

 


 

除了法律改革,民間團體認為政府也須對受害者提供更多的經濟與心理支持,鼓勵受害者通報,從不同的角度接住受害者。

 

 

尛評:在一個期待「典型受害者」的社會裡,發聲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。
#日本百年來的重大變革 #希望能接著推廣積極同意權 #OnlyYesMeansYes #尛編

Source: BBC, NPR




WRITTEN BY 尛編
每天都在看奇怪的東西調劑身心。


※全文轉載請來信詢問,禁止修改上述內文,禁止商業使用,且須註明來自阿尼尛 ANIMA、附上原文連結。



spot_img

相關文章

我有話要說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

spot_img

小小小人物

尛眼看台灣

Podcast《Duck不閉嘴》

尛迷因

猜你會喜歡